多喝热奶

【原创】春よ,来い

世界中有四季,无尽的流转又造就了世界,造就了生灵。一年又一年,时间抚平了伤口与思念,或是化灰,或是在如雨般的樱花中飘散。
五弦琵琶的声音,使人在无论哪个季节都澄净着,使人沉眠,却让人对万物的静而感到恐惧,像是泛黄的纸窗被揭开。春风温柔的扫过风铃发出触碰心灵的声音。无声的世界传来你的声音,从此像一个逃不掉的梦一样萦绕耳畔。
岑寂中的蛙声渐渐,初三夜的太阳升起,像是弯曲的弓,照亮了飘舞的夜樱。在不经意的发呆中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在夜晚的角落,被淋湿的人点起蜡烛,从烛光中看清了自己没有表情的脸,那是春天最后一个月才姗姗而迟的春雨。
随着日月的流过点起了灯笼照亮了相互依偎着的木板房。世间欢笑着,小孩在河边放烟火,大人享受着夜晚的风垂钓着,蝉鸣不再刺耳,升上天空的花火下,一派平和的景色。
夏天来了。人们不再循规蹈矩,人们不再安静度日,有点凉而又温暖的海风把人吹的神清气爽,女孩在靠海的草地上吹着尺八,风吹起她朴素的衣着,那是一个不知名的人,却与朝思暮想中的人的烙印在心中的身影重叠,眼泪就止不住的落下。
一场雨打破了欢乐,再一次变为了寂寥的季节,孩子不能再把身子藏在绿的晃眼的树叶里捉迷藏。夜晚的白花映着月亮就像相会那天的雪花,令人烦躁却又沉默的雨打碎了水中的月亮。
骤雨初歇,风变得凉爽,吹着整齐的稻子,逐渐变得温柔地日光照在人间。夕阳带走一切,好如泛黄的树叶,风铃的声音像哭声一般刺耳,无法割舍的感情也在暗自喊叫着,如同焦虑的夕阳一样。
大雁飞来带来无声的讯息,与你相遇的时间越近,就会越焦虑,与你分开的时间越远,就会越平静。伫立于此的不可思议,和化成烟灰的不可思议,究竟哪份更加令人神往,只有拥抱了这份奇迹才能知晓。
“深爱的人啊,请别忘了我。”
今天是相遇的日子,富士山脚下的银花飘荡着,仰头只有一片雾云笼罩着山腰,就像你藏身于此。北风怒号着,传达着我从沸腾变得平静的,穿越了千年的思念。这放眼欲穿的世界,除了度过一年又一年,什么也不能改变。或许是因为谁生来都是一人,所以才会如此珍重爱情。
生命像钟,沉重寡言。
就像你不能给我回答就远去了。
泪水被风干,心中已经没有了抱怨和绝望,只有无法割舍的思念,颤抖着嘴唇,轻轻祈祷着。
春天,来吧。
离开这个与你相遇而离别的季节。
————————
这里みわこ一个短打原创有很多设定,bgm是春よ、来い-松任谷由实。
短短的但是写的很爽()

【レオ司】向4月6日献上的诗-自翻译(完结)


原说明:
本来约定了在司二十岁生日给他一个亲吻的leo不见踪影,司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的故事。leo司交往中设定。虽然有路人与司的邂逅,但是并没有路人x司的成分。司视角→路人视角→leo视角。虽然迟到了但是朱桜司生日快乐!
原作者:あやの 2016.4.11
原文:【レオ司】4月6日にささげる詩 | あやの #pixiv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651947
以下为leo视角。
有R-15情节,但是没车。前篇还在tag第一页,或者是劳烦点我头像进一下。
————————————————
“别拉着我!放开我!”
“啊~够了~朱樱~好吵!给我安静点~!被警察当成坏人怎么办。”
拖着进入暴走状态的司,leo好不容易才到达了不远处的停车场。稍微松开司的手,司就有逃跑的准备。就算现在逃走了也不能往哪去。到十分可疑的地方喝两杯鸡尾酒就烂醉如泥。leo一手抓紧了司的手腕,一手往大衣的口袋里掏车钥匙。
“好了。上车,别闹了。”
先把司塞进副驾驶位上,然后坐到驾驶座上。司虽然先安静下来了,但还是带着一种生气的表情。
“喂,想生气到什么时候啊?
虽然这么问了,可是没有回复。
看来司是想要生气到自己受够为止,leo先开了汽车发动机。司这种平常十分乖巧而坦率的人,一闹别扭就闹这么久。发现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之后,leo开启了汽车。
不过,leo真没想到司会一个人去那样的店。今天坐在旁边的幸好是善意的客人,一旦考虑到当时的事,leo就会感到毛骨悚然,几通电话没接,打通却是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leo当时真的心惊胆战到了出冷汗的地步。
leo握着方向盘思考者。
司也已经是一个优秀的成年男子,大概有点过于保护了吧。就算司是笼中之鸟,但海外可能会比日本国内安全……不对,就算安全,也未必会有持有“那种兴趣”的人接近没有防备的司——
没有说话,司就静静地缩在座位上。一直到公寓楼下。
下了车,leo扶着脚都站不稳的司,司还有这一副小孩子不高兴的样子,把leo的手打到一边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走着。
一回到家,就把烂醉的司塞到床上。
“没关系吗~?还在醉?”
“头好痛……”
“喝那么多不熟悉的酒肯定会这样的,你等下。”
leo把厨房里从冰箱拿出来的矿泉水倒进杯子,递给司。
“好了,喝点水。”
“不喝。”
“不~行,必须喝。”
司艰难的撑起上半身,快速的喝完又躺回去。
leo坐在床沿,拨开他散乱的刘海。
“今天真是大冒险啊~”
不只是不是酒精的缘故,明亮而光润的眼睛注视着leo却一言不发。
“虽然你也是大人了我也不想烦你,但以后别做这样的事情了,我心脏不好。”
司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一样别开视线。司喝酒当然是第一次,但看到醉酒后的司对leo也是第一次,可以说是很大的发现了。
“不对,说到底,是我的错吧?真的 对不起。”
leo道歉后,司沉静了许久,张口说。
“我……”
“嗯?”
“从昨晚就一直在等了,等Leader……”
“嗯,我知道。对不起。”
“为什么不回信,到底是谁邀请谁,什么的……”
“昨天一直在studio。为什么不来是因为租了一个个人studio,然后彻夜就在那边工作。”
“所以才没有联系吗……”
“嗯,我真的有好好反省了,我一工作起来就废寝忘食的。连给手机充电都忘记了,然后就关机了。”
刚才的暴走就像是骗人的一样,司突然变得像大人了起来。也许是因为寂寞吧,这样想着leo心就像被揪了一样的痛苦。
“因为工作吗?”
“嗯?不是。”
leo从床头柜上拿出那个用红色的和司发色一样的丝带系着的cd壳,没有唱片公司的标志的cd给司看了。
“这个。”
司接下这个cd,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这是?”
“在studio里不知道用多少时间做出来的cd,一直在做。”
“……?”
“所以,这是为你作的曲子!”
“为我?Leader,为我作的?”
司仔细的看了看cd的包装,小声自言自语。
“这些,收入了Knights的Album吗……”
“没有,是专门为了你作的。”
“谢谢……”
司像是对待宝物一样抱着cd。
leo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确认现在的时间。
“十一点五十八分。”
leo坐上床牵住了司的手,司的眼眶有点红不知道是不是酒的缘故。但没有喝酒的自己的脸肯定也是一样红的,leo有这样的自觉。
还拿着cd壳的手按在床单上,leo弯下身子,两唇相碰的一瞬间,呼吸就像初吻一样被夺走。
没有改变头的位置,仅仅是触碰的初吻,充满酒精的味道。
“生日快乐,司。”
“啊……”
“虽然有点磕碜,但至少赶上了不是吗。”
“你还记得呢……”
“那当然啊,不但记得,我还一直在等。”
司深吸了一口气。
“刚刚那个,是kiss吗?”
“嗯,怎样?”
“幸福的像是飘起来一样地感觉……”
那样说着,司微微地笑了。
看着那笑容,心中的情愫就不禁翻涌了起来,啊啊,那就是他。
那就是我一直注视着的他啊。
虽然闹别扭表情也不差,但果然笑起来是最好的。
“那个啊,其实我有准备生日蛋糕的哦?没有忘记哦”
“Cake……”
司像着了迷一样地立马坐起来,leo压着肩把他按回去。
“喂喂喂!你想去哪!?现在还是算了吧,你还不舒服不是吗,而且也很晚了。”
“比起那个,先洗个澡……啊好像做不到的样子,那就先换衣服再睡觉吧。”
leo帮司把大衣脱下来,司就轻轻的摇头。
“不想换衣服吗?”
“好困……”
“那是因为喝了酒,不换衣服不行哦。”
“请宽容一点。”
“不行。这幅样子没法睡觉,我会生气的。”
“唔~不要……”
leo帮他把淡棕色的春装大衣脱下,解开衬衫扣子的手突然停下了。
“脱了哦,只是换衣服而已。”
“嗯……”
看来是十分困了,司慢慢的闭上眼睛。没有抵抗的任leo给他换衣服。
虽然只是换衣服,总感觉有种不对劲的感觉。刚刚碰上的司的嘴唇的触感现在还让他心跳加速。
“Leader……”
咿咿呀呀的像是孩子的梦语,司叫了leo。leo却有一种被发现在想什么的心虚和内疚。
“Leader,真的觉得我怎样都好吗。”
“怎么可能,诶,你为什么这么想。”
“哥哥大人也说了,Leader不可能放我不管……”
“哥哥?”
“刚才在店里认识的。”
“啊啊~那个家伙啊~……什么的,你又有新哥哥了?你这家伙~真轻浮。”
leo立马放弃给司换衣服了而是拉着他醉酒后红的跟苹果一样的脸。当然多半是开玩笑,在听到“请别这样。”的时候他就停下了。明明他也很想和司一起去喝酒,却被个不知道哪儿来的大叔抢先了,一想到心中就有嫉妒在燃烧。
“明明是我的生日Leader也不回家去也不庆祝……我对Leader来说就是去路边的草……”
“怎么可能?为什么那么说?我好伤心我想给你传达的东西不都失败了吗?”
“那为什么现在还不kiss呢。”
“啊啊,那个啊。”
因为睡意和酒精而变得朦胧水润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leo,还有那衣装不整的样子——一看就觉得心跳加速。
“因为朱樱~什么都不懂啊,我想对你做的事情。,你知道了肯定会大惊吓的。仅仅是kiss的话,做不到的(刹不住车的)。”
“Shock是不可能的,我不会被吓到的,像山一样镇静。”
“骗人的吧?高中的时候转校生给你换衣服,稍微碰到了就咿呀咿呀的叫的也不知道是谁。”
“我才不记得那种事情。”
“真方便啊,朱樱~的脑子想忘就忘。”
果然是醉了,司说的话都开始没有逻辑,支离破碎,相对起平常思路清理而有理性的他这种感觉新鲜而有魅力。
“就那样吧,我也忍很久了,不可能把你放一边的啦。”
“我知道了。”
leo抚上司红的像苹果一样的脸时,司也用手心包住了他的手,leo轻轻的笑了,被带着司也开始笑。
“Leader。”
“怎么了?”
“再kiss一次吧。”
“诶?现在?”
“是的。”
“啊,这个状态有点弱啊……”
司似乎不想回话,只是闭上眼睛,做出一副接吻的样子。
leo轻咳一声,手轻轻的抚上司的脸,歪着头触上他的嘴唇,啾,地温柔地啃咬着嘴唇。
“嗯……”
司发出了微弱的像是在撒娇的声音,但即使是那样的声音,也交杂着亲切的令人怜爱的欲望。
为此leo期待多年。
“哈……朱樱~”
“嗯?Leader。”
一次尝试就让他经受不起考验,虽然一直忍到现在,但是不能保证不会做更进一步的事情。
leo缓慢地让司把嘴张开,不久之后就深入那湿润而柔软的东西。司身子软了下来,轻易地接受了,薄唇与之交叠着。
印刻着司嘴唇的轻柔的触感和味道,离开后的呼吸也渐渐慌张。
“朱樱~”
“Lea……der……”
“怎么了?”
“喜欢——”
“我也是。”
说完,leo就只听得到到均匀的呼吸声。
“朱樱?”
leo低头看着司的脸,被长睫毛覆盖隐藏的上眼皮似乎没有一点要张开的样子。
“睡着了?”
听起来似乎很幸福而舒适的呼吸声,似乎就是回答。
“诶诶——?就这样普通的睡了吗?!”
本人一点自觉的都没有地做出了那么多可爱而引人犯罪的事情,却这样什么都没有一样地睡了。不过睡着了也没办法,没法让他再起来。leo耸了耸肩。
“哈,算了吧。”
今天就先睡了,明天再来办预备已久的生日宴会吧。反正时间还多着,稍微有点遗憾的感情也渐渐消失了。
“晚安,朱樱~”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传达到他的耳里,leo轻轻的在他额上印下一吻。

(全文完)
————————
这里みわこ。喜欢可以点个心,不喜欢我会想着改,谢谢你看到这里。
刚刚发了一遍居然没发出去啊()是因为账号的原因还是网络也不知道,希望这次可以。
哎呀以后还会翻点短篇吧,其实我觉得这个文,翻出来就感觉好短好短哦……那就翻点更短的(x)
写文emmmmmmmm没灵感。

翻译还差一点点了这次不多,但是最后有r15的部分然后就各种羞耻各种尴尬放了半天,但是今天肯定会克服自己的x
好奇怪啊我明明是上过那么多车的老司机,自己蹬个自行车都不会x
考试还好,虽然觉得很难过关。然后就要疯狂补作业了x

【レオ司】向4月6日献上的诗-自翻译(2)


原说明:
本来约定了在司二十岁生日给他一个亲吻的leo不见踪影,司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的故事。leo司交往中设定。虽然有路人与司的邂逅,但是并没有路人x司的成分。司视角→路人视角→leo视角。虽然迟到了但是朱桜司生日快乐!
原作者:あやの 2016.4.11
原文:【レオ司】4月6日にささげる詩 | あやの #pixiv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651947
以下为路人视角
————————————
独身的公司职员,35岁。从大学毕业之后进入这家公司已经十余年的四月。因为变动而更进一步的升为了系长。因此也迎来了更加繁忙的生活。
他在烦恼着。
今年他的部门分配了几名应届毕业生,他在烦恼着指导的事。到往年为止,只有后辈的新职员他现在是有着一百名直属部下,既然如此,就应该负起责任去指导。
直到前几天为止都是学生的他们,当然对社会的结构根本不理解,大学毕业自诩为希望的企业顺利就业的自豪感而以为这是一项辛苦而不容易的工作,所以“找到了工作”对他们来说不是人生道路的开始的,而是终点。这是每个人也要走的路,他虽然不懂他们在想些什么,但还是大学毕业如果是这样下去的话,还只是“社会人一年级”而已。
说到底还是一群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偏偏不懂自身的处境年轻人。没有一名听话的部下,对他来说可谓是艰难的工作了。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周,每天的十点左右结束工作,然后再最近的酒吧喝一杯,对于被工作压到喘不过气的他来说算是微小的幸福。
已经快是他的专座的桌子一角,大电视上的体育节目播放广告的时候,上了小菜和杯酒。最近归家都很晚,已经几日没吃晚饭。
他开始喝酒的时候,这桌基本坐满了人,隔壁的桌子尚是空席。第一个青年在那桌坐下的时,他已经喝了第二杯了。
怎么说对隔壁那桌的青年有点好奇。他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观察着隔壁桌。
虽然他从不在意坐在旁边的人,但他注意的原因有两个。
青年的容姿有点引人注目,像是要燃烧起来的红色头发和带有透明感的藤色的眼睛。嘴唇像是西方人一样小而红润。就连肤色也是像极了西方人,五官端正。
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那个青年想干什么。他从坐下开始,开始不发声地张望店里四周,刚刚拿起桌上的菜单,又叹息一声放回原处。刚想开口叫周围的店员,却闭上了嘴。然后他什么都没点,就只是静静地坐在座位上。
——他来这究竟想干啥?
看着隔壁桌的他突然发现青年头发上似乎粘上了什么东西,像是人手指甲盖一样大,有点白色。是什么呢,应该是樱花花瓣吧。店前正好有樱花道,肯定是从樱花道上走开的。
“喂,你。”
被搭话的青年肩膀猛的发抖,朝这边看来。
“在……有什么事情吗?”
“头发上似乎粘上东西了。”
“诶?是什么呢……”
因为没有能把它拿出来的样子,所以他终于把手伸向了青年的头发。
“看,这个”
“是樱花的花瓣,一定是在来这里的途中不小心弄上的吧。”
“是的。谢谢你。”
对于青年的回答,他抱有好感。这年轻的孩子可谓十分乖巧。对于那些狂妄自大的新员工们,这孩子指甲垢都比他们好。
“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坐着,不买点饮料吗?”
“买点饮料吗……刚才有想Order吧。但是来这样的店还是第一次,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
“点单”的发音十分流畅,这说不定是一个混血儿。
“在这里坐着是什么都喝不到的,看菜单然后在那里叫服务生,当场付款”
他指的是指在前台的位置,他一边看着视线,一边接受着点头。
“啊,是这样啊,谢谢你的告诉我。”
“桌子上有菜单,所以请事先看一下,决定下再去吧”
“好的,谢谢。”
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打开菜单,一边默默注视着,青年完全没有离开座位的迹象样子像是个很有学识的人,他又道了一声。
“怎么了?”
青年猛然抬起头来,像是难以抉择一样缩着肩膀。
“那个……其实我没喝过酒。虽然看了Menu,但是,我不知道该order什么比较好……”
这话,他吓的喷酒。一次都没有喝过酒的青年为什么会一个人来酒吧这样的地方,普通都得积累一定的经验吧。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可是一次居酒屋都没去过何况是酒吧。
他重新认真地看着青年的脸,似乎很年轻。难道是未成年人?
“你,是学生吗?不会是高中生吧?”
听罢他一脸严肃的表情,语调上升地说:
“不是!已经二十岁了!是大学生。”
他被那气势汹汹的语气惊吓到了,再为了确定的问一遍“是真的吗?”得到了也是不容置否的“是真的!”脸上也没有一丝说谎心虚的神情。
“是吗,那我就安心了。要是你是未成年的话教你喝酒我就犯大罪了。”
“未成年人饮酒是触犯法律的,我以自身担保永远不会做那样的事情。我已经二十岁了,今天。”
“诶?今天?今天是生日?”
“是的,今天是我二十岁生日。”
“诶—那样啊,生日快乐啊。”
“谢谢。”
“原来是这样吗!纪念二十岁生日所以一个人来饮酒了啊。”
青年一瞬间沉默了,低声地说“就当是那样吧”。虽然有那么一点违和感,但是因为碰巧遇到生日寿星而感到幸运的他并没有考虑太多。
“是吗是吗,那为了庆祝,大叔我来请你一杯吧!”
“不太好吧……让初次见面的人请客什么的。”
“没关系没关系,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想喝什么?”
“真的,可以接受您的好意吗?”
“不是说了没关系吗。你要是不知道点什么我可以帮你看下。”
“那就拜托您了。”
青年严肃的表情缓和下来,笑了。本来就是偏中性的脸,笑起来更是年幼而可爱。本来不太看脸的他也不禁觉得有点被吸引。
一定是因为酒的原因,他把他心中的问题付之于口。
“你叫什么名字?”
“朱桜司。”
“朱桜司啊,啊好像在哪里听过的样子。嗯——算了!如果是第一次喝酒的话,最好是别喝什么会上瘾的东西。”
“是那样的呢。听说Beer会有很强的苦味,对于Biginner的我还是想尝试一些比较容易喝的。”
“那就酸鸡尾酒吧,像柠檬汁喝碳酸饮料一样容易喝的。”
“是吗,那就挑战那个吧。”
“好,一起去点单吧。”
“嗯!”
在谈话之中,他觉得这是个十分坦率的孩子,无论什么话都听得进去,也会认真的思考给予回复。因为好奇心旺盛吧,给他的提案都会考虑而接受。虽然坦率是好处,但总感觉会有点危险。
在回到座位的途中,司端详着他的脸,像是观察制作出的东西一样。他的身高没有那么高,也正好能让司看到。
“我还没有知道您的名字。”
“嗯?我的名字?我不是配得上有名字的人啦,路过的大叔而已。”
“是吗,那我能称呼您为叔叔大人吗?”
“叔叔啊~叔叔,稍微有点那个啊……”
没想到会那么自然地加上“大人”这样的称呼,他随即去掉了。说是“叔叔”的话,自己像是老了一辈。
“叫哥哥就行。”
“我知道了。那从现在开始,我会称呼您为哥哥大人。”
司笑眯眯的说。应该是家教好有礼貌吧,能够自然的将后缀从“先生”变为“大人”。
怎么说,比叔叔要好多了。
回到座位上,他拿起自己的酒杯。
“那,为生日而干杯吧。”
“好的。”
“生日快乐,朱桜司。”
“谢谢,哥哥大人♪”
杯子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司小啜了一口鸡尾酒,随即睁大了眼睛。
“怎么样?人生第一次喝酒”
“非常美味,这个酒的名字……是叫Cassis Soda吗?”
“是啊。”
“果然!有 Berry的味道,像是在喝碳酸饮料。”
好像是十分对口味,司咕咚咕咚地一饮而尽。虽然喝起来像果汁,但这不是真正的果汁。而是货真价实的酒,他开始皱眉。
“喂喂,一口气真的行吗?不是果汁是饮料啊,那东西。”
“没关系,就这点,完全没问题。”
“嗯,没问题就好。说起来啊,司,你这么池面,没有女朋友吗?生日为啥这么寂寞地跑来酒吧啊?”
听罢司表情凝固了,他想着是不是问了不好的事情,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不想说的话就算了,他刚想这么说被司的小声细语打断。
“有恋人。”
“噢,是吗。”
但是,却一点高兴的神色都没有,反而是十分沉重。
他有点慌了。
“是,活着的恋人……吧?”
“嗯,应该活着吧,虽然说一点音讯都没有,应该还不至于死掉。”
“啊那就好。等等,那才不好吧。明明是恋人的生日却没有音讯?”
“是的……”
司一遍喝酒一边回话,刚刚点的那些鸡尾酒转眼只剩下三分之一了。突然喝这么多真的没问题吗,虽然这么想着,但他更在意的是司恋人的事。
“生日连句祝福都没有还真是寂寞啊。是吵架了吗?”
“吵架……没有,我觉得没有,也可能只是我觉得吧……”
“是吗。试着联络了吗?”
“联络了,但是电话和LINE都没有回复。在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真是薄情的女人啊,恋人生日无论多忙,发条短信的时间总该抽的出来吧。
他在思考之时,司又仰头喝完一杯,目光变得空虚。
“稍微有点太快了吧,都没有习惯一口气就喝那么多可是会醉的很惨的。”
“没关系,我今天就是想醉。”
第一次饮酒的司说出这样的话真的让他又觉得有趣又觉得可爱想笑,但是感觉会被他讨厌还是拼命地忍住。
“是吗,那再来一杯?”
“行,这次想来别的Cocktail。”
“那就'绒毛肚脐'(一种鸡尾酒)?像是橙汁一样很容易喝的那种。”
“Fuzzy navel……”
司看向菜单上绒毛肚脐的照片,咽了口口水。
“那就这个吧。”
说着带着钱包起身,他提议一起去被司以“不必劳烦”郑重地拒绝了。
带着酒回到座位的司立马像喝水一样地灌酒。杯子和桌子碰撞发出噹的声音。这么粗暴的放置酒瓶,大概是醉的都控制不住力量了吧。
“Leader他……”
司一副咬紧牙的样子,眼睛却没有焦点。
“Leader肯定是觉得我怎么样都行。把我一个人叫出来却没有联络,我连他去了哪里都不知道。”
“嗯?什么东西?lea……?”
“Leader,我的恋人。”
“啊,是队长啊,和队长谈恋爱?”
“是的。”
“什么队长?”
“Knights的Leader。”
“唔嗯……”
说到队长,都是打工时候的前辈,上司或者是大学社团团长之类。但是这个叫做“Knights”的是他没听过的怪东西。
“难道……对方比你大?”
“是的。”
“大几岁?”
“两岁。”
“二十二岁啊……”
“虽然比我大两岁。但是他更像小孩子哦,他有时候门都不锁。”
二十二岁不锁门可谓非常惊人了……他现在像是在听醉汉说话。那个他还不太了解的司愤怒地说着一遍吧酒瓶咚的砸在桌上。
“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那个人都交往了三年了亲都不亲一下!?二十岁了就亲都约好了!为什么?”
“诶?变成这样的对话了吗。”
“是啊,就变成了这样的对话。”
“我听也没关系吗?”
“没关系,反正Leader觉得我怎么样都行。”
对方女性却是年上,就连立场也比司要更上一点,因为不满足还是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是司是被吃的那一方。
但是令人在意的是司的语气,就像小女生一样。对方年上是什么感觉呢?像是有着童话故事里王子的容貌的司,居然会因为这种事情大发脾气。
这样想着的他,突然听到了微小的震动声。
“喂,司,你电话手机在响吧?”
把耳朵靠近就能听见桌上的外套中手机的震动。但是司好像是从心底没了力气放弃了一样,没把他的话放在心里。
“不知道。您听错了。”
“不会不会,才没听错。绝对在响。”
未经允许把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液晶屏幕的正中间显示着“月永leo”四个字。
“好像是叫月永先生的人的电话。”
无心的说出来时,司表情瞬间僵硬了。
“是Leader。”
“哈?那就是Leader?”
“是的。”
“接吗?”
他把手机给司,司却摇头。
“不接。鬼知道那是谁。”
“什么啊,你刚刚不是说这就是Leader吗——啊,挂了。”
电话中止,显示着的通话记录从二十分钟前,一直都是这位月永先生也就是Leader的来信。
“唔啊,打来了好多通啊。完全没注意到。”
这样说着,“Leader”又来电话了。
“啊,又来了,你接一下吧。”
“不要。不接。不想和他说话。”
“那我接可以吗?”
“请自便。我会听的。”
说着司把手放在耳边,做出来莫名其妙的动作。他点下了通话键。
“喂?”
电话里的人在轻微的喘气,也没办法,毕竟终于打通了。
“啊,这里是司的电话……”
有了备注应该没有打错,还是先报上司的名字吧。
静了一会儿,对方的声音突然压低。
“你是谁?……”
声音染上了警戒,不过有警戒心也是没办法的事。虽然被警戒的人什么都没干,只是突发状况帮接电话而已。
“是酒吧坐在司隔壁的人。”
“酒吧?”
“是的,OO站前叫做“across”的店。”
告诉了所在地,leo低声自语到“为什么会在那种地方”。
“朱樱……司在那里吗?”
“在的。”
他一边回答一边看向隔壁的司,司堵住耳朵哈气,似乎是不愿意听他们说话了。
“稍微有点……不对,非常?喝醉了的样子。说不定不能一个人回家了。”
说出了事实之后,leo沉默了,似乎心情不是那么好。虽然一言未发,但是有试探这边的态度的感觉。
“啊,也没喝那么多,就两杯鸡尾酒。”
也没有说太多,那边就说“马上去接他”。
“知道详细的地址?”
“知道。”
“那就好,那就等着了。”
说完挂了电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有点紧张,对方明明才二十二岁,却让他有一种强烈的紧张感。
——说起来。
他看向司,司在旁边塞住耳朵连眼睛也闭上了。
“是男人啊……”
司与“leader”交往,而“leader”名叫“月永leo”,怎么说也是个男性,虽然司表述的有点像女性。不知为何感觉线索都串联了起来。
“那个,司,电话打完了,能停止那种'我不听我不听'的态度吗?”
“行……打完了?”
“打完了。”
“是吗……Leader和谁……”
“他说要来接你哦,应该马上就来了,你在这等着。”
司突然露出了害怕的表情,嘴里念念有词。
“我要走,他会找到这里的。”
马上慌张地穿起外套,他拉住准备离开的司。
“不—行。你就在这等。他很担心你的样子。”
“不可能。你肯定是想错了。我对那个人来说就是掉在路边的石头而已。”
“没那样的事,绝对没有。”
绝对没有,刚才一分钟的对话里,他已经知道了他地心意。虽然没有传给司,但司总会知道。
虽然是些八卦,但是他对司的恋人,叫做“月永leo”的人物非常好奇。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但是他很想知道这个能把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走在路上回头率百分百的司占为己有的人究竟是怎样的人。他等的很有兴致,电话里的声音似乎比年龄要小,是不是本人地长相也是这样。
没多久,真身“Leader”出现了。
进店四周看了看,看到司之后瞬间安心的他,应该就是传闻中的“Leader”了。
并不高,和司一样吧,或者比司要高一丢丢。及肩的橙发末端用发绳绑着,戴着黑框眼镜所以看不清他真正的面容。如果司是端庄的正统派,那leo就是猫科动物派了,从他的吊梢眼可以看出。
“真是不好意思。我家的成员给您添麻烦了。”
“没有没有,我们喝的挺开心的。”
leo把目光转向桌上的空酒杯,简短地问:“这里的帐付了吗?”
“他自己付了。”
有一杯我请的,虽然想这么说但是感觉他下一秒就会一边道歉一边还钱,还是没说出来。就当是庆祝司的生日,没必要让他男友还钱。
leo走向这边时,司又把身子挪了一点。顽固的看着旁边不看leo的眼睛。
“朱樱~,回去吧。”
“不要。没喝够。”
leo抓着司的手腕似乎想强行把他拉起来,但是司像是黏上了椅子一样。
“不要!我就要在这里!”
“够啦~别任性啦,在家我会听你说话的。”
“不要!就是不要!我才不要听Leader说话!”
“不~行!回去!快站起来。”
leo抽掉司的椅子,司中心不齐顺着倒在leo怀里。
“要帮忙吗?”
这样说着,leo像是抱着一样地支撑司摇头。
“不用,谢谢。”
leo一边说着一边抓紧了司的手。看来还是别帮了。
leo把司抱进怀里,抱紧了,重复了一遍。
“我自己来就行。”
你别碰他,就好像在这样说。
拉着醉的不行的司,两人的身影终于从店里消失。他把已经变冷的虾片放入口中,独自地说。
“真是被爱着啊。”
被卷入年轻的情侣的打闹,他不知为何心中被温暖填满。
————————————
这里是みわこ,我有了一个新名字叫多喝热奶。
因为多喝热水会引起公愤,喝热奶不就行了吗?然后你们就可以叫我热奶()下一次更新可能会离很久,因为明天有一个重要的考试今天还掉了准考证,然后考完之后又要补习补暑假没写的作业初中生很忙的!!(回音)
怎么说这篇文章的翻译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毕竟凌晨两点还在翻!!(回音)因为2w字虽然专业的觉得不多,但我就是个小业余,一如既往地感谢大家的支持!!

【レオ司】向4月6日献上的诗-自翻译(1)


原说明:
本来约定了在司二十岁生日给他一个亲吻的leo不见踪影,司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的故事。leo司交往中设定。虽然有路人与司的邂逅,但是并没有路人x司的成分。司视角→路人视角→leo视角。虽然迟到了但是朱桜司生日快乐!
あやの 2016.4.11
原文:【レオ司】4月6日にささげる詩 | あやの #pixiv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651947
————————————————
那一天对于司来说是特别的日子。
朱樱家对于风俗的形式自古以来就分钟寺,庆祝的日子和家人一起度过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当然司的生日也不例外,司在小的时候就经常不在家的父亲在那天也会早早的结束工作回家,母亲也会和侍者一起准备山一样的料理和亲手制作的蛋糕。
那是每年的惯例,对于司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为了感谢父母把自己带到世界上,当然这样度过的生日也不差。
但是,在二十岁生日之前的四月一日,司第一次向父母表示“今年的生日不在家里过了”
父亲和母亲露出了尴尬的神情,母亲表示司不在家的生日很寂寞,而父亲则是立马质问司和谁一起过了。司回答道“工作上的伙伴”、
为什么选在四月一号,其实上是别有用心。:‘工作上的伙伴“并不是谎言,却也不是真话。
司约好了,在他人生值得庆祝的第二十次生日,要和“工作上的伙伴“兼“恋人”月永leo一起度过。
这恋人的部分正是司不敢告诉父母的,因为仅仅是不在家里过就开始皱眉的父母,要是告诉了他们的关系,事情只会变得更加复杂。所以,司精量含糊的说明了他们的关系。
司为了保护自己的信誉,从小到大没有和父母说过一次谎言,这是他生来第一次。向着尊敬的父上和母上撒谎。
不对,其实也不能算是撒谎,只是没有把话说清粗而已。就算这样心中还是有说不清的罪恶感,所以才特地定在四月一日。
第一次和司交谈的双亲,对于司不留余地的要求更加接受徐徐的劝导。自己也已经二十岁成为了大学生,不再是要亲人守护的孩子。这样轻易地得到了许可,作为代替第二天一定要回家,豁然开朗的司在四月五日的夜晚访问了恋人的公寓。
Leo在城里的某一个公寓一个人度日,地理位置很好,为了摆放大的物品而不那么精细的家具,所以那样经济越不会紧张。
和同时作为大学生和偶像的司不同,leo在梦之咲毕业之后,没有持续学业,也断了艺能界的道路,虽然本来在学校是也兼职了作曲家踏入了业界,这样说也没有差别。而司在毕业之后等着“Knights”的在结成,现在作为组合的队长和作曲家活动,所以司才敢向父母说明那是“工作上的伙伴”
公寓的门是自动的,在显示屏输入leo的房间号,门铃响着却没有反应。
就算这样也算是情理之中,leo在家里作曲的时候关着门开着最大声音的耳机。当然没有注意到门铃吧。司是用预备钥匙解除了锁。
眼前的景象使他不得不停住脚步。
Leo经常穿的鞋子并不在,司稍微有点不祥的预感,尽量不去多想的司走入了房间。
“打扰了。”
向房间里说话,果然也没有反应,家里静的没有一点声音,玄关看进去开着灯的地方一点都没有他的身影。但是生活不规律的leo,睡着的可能性也有,司在安静的走廊上走着。
“Leader?”
进入的居室的司向卧室看去,床上也空无一物,书房也是浴室也是厕所也是,到处都没有leo的身影。
进入了居室的司开灯时司就觉得,应该是那样了,对照屋子里的物件,大概是很久都不在了。
司在门前叹息着站着。把他邀请到这里来的是leo,当日期改变的瞬间一起来庆祝吧说这样的话的也是leo。
但是,这样悲伤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习惯了,月永leo这样的男子可以说是神出鬼没,找他的时候能找的地方还真是不少。没有办法司只能拨打电话。
没有接。
就这样连续拨了五通,一点回信都没有,LINE也发了信息可是连已读标志也没有。
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指向十点,说不定是到附近去买东西了这样想着的司试着等待。
然后就过去了两个小时,leo还没有回来,再次打开手机时,刚才发送的LINE依然未读。
关闭了不停地在说话的电视,司似乎已经没有希望的看着手机屏幕,喃喃自语。
“马上日期就要改变了,Leader。”
这样的事情没有第二次了,这对于司来说是“特别的日子”
两人关系变好实在司十七岁之前的春天,在毕业式上。
比自己大一岁的鸣上前辈“现在说不出来可能要后悔一生哦”这样告诫了。毕业式后,司礼貌地劝退了从家里来接他的车,对leo说“今天一起回家吧。”
那是学院生活最后的回家之路,两人的心思逐渐浮出水面。
一直认为是单相思的司听到那样的话语震惊了,现在想过来岚在那个时候,是不是已经明了了leo的所想之事,不然不会那么强烈的要求他去告白,虽然这么想着,但司还没有去确认。
两个人成为了恋人。虽然现实和想象有点出入。
Leo作为恋人,一点特殊的事情都没有做。
这里的“特殊的事情”指的是恋人特有的亲吻或者拥抱种种。
曾经认为毕业之后再也不会有任何交流,结果变成了经常联络甚至去约会,是不是去leo家过夜,这样的交往使两个人逐渐喜欢上和彼此在一起的时光。越是这么想的话,就会越来越喜欢leo。
所以,为什么不做出更进一步的事情呢。leo的爱语并不稀罕,因为他可是那种会随便对别人说出“我爱你”“最喜欢你了”的男人,虽然没有恶意,也不是真话,司就是觉得心中有一丝不快。
司知道关于法律的条例,如果对十八岁不到的司下手的话,只会被因为犯罪而抓捕,leo一定是为了不违反吧。但是都到了十九岁态度还没有改变,司抱着听听意见的心态试探了。
“Leader,我已经十九岁了哦。”
起初leo不太知道他要表明什么,当司说出原委的时候,leo只好困惑地笑了。
“但是你还没到二十岁啊。”
怎么说再等一年吧。这个理由让leo有点惊讶,但是司还是相信了。
就是因为那样,二十岁的生日才会变成司期待的日子,如果leo都不把自己当大人看的话,自己就永远都是小孩。但是如果到了二十岁,就肯定会被当做大人,然后做一些恋人特殊的行动吧。二十岁就像是代表着他和leo终于可以并肩。
就算这样,叫司来这里的leo依然行方不明。三只指针正好指向零点,这是魔法解开的时刻。
再这样等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吧。这个家主不在的自己无数次于此过夜的家。在浴室换上了长期放在这里的自己的睡衣后向卧室走去。
卧室放了一张双人床,因为司常来这里过夜 所以才从单人床换来,因为两人身形都不算大,所以怎么躺都不会觉得小。虽然相对于宽广的床,司更喜欢狭窄的又有密着感的空间。
但是一个人睡也太大了,一想到身旁没有熟悉的温暖,心中就会涌起一阵寂寞。一感到寂寞司就会把脸埋进枕头里,那里有别人不知道的leo的气味。心中刚开始因为leo不在的骚动,随着空气一起变成沉静。
无法放下的心情还在心中流转,然后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早上——
这一晚基本上没合眼,醒来之后身边果然还是空无一人。
结果,一直到傍晚都没有回家,昨天发过去的LINE消息,到今天也没有已读标志。
昨夜只是单单觉得寂寞,今天就不由分说地化为了愤怒。就算没有约定,在恋人重要的日子玩人间蒸发到底是在想些什么。何况自己还好不容易像父母做了申请,往年这段时间都是和父母度过的有意义的时间。
虽然leo的放浪癖不止今天,但今天是特别的日子。名为“今天”的今天,司已经无法忍受了。
“如果你是那样的态度的话,我也很有意见。”
低声说到,在家里留了纸条之后就飞出了家门。
晚上十点,四月份的温度有点回暖,但到了日落温度就只有直线下降。城市街头,司扣上春装大衣的扣子,在两旁都是樱花树的小道上走着。
关东地区樱花满开,时而强烈的风吹动着高楼,吹动着樱花满地的光景使人悲伤。把生日的寿星放在一边的恋人,多少也有一点伤心与失望的司,沉迷于这冷风与樱花散落的梦幻的感觉。
疾走着的司被一幢建筑留住了脚步——主要是居酒屋,当然还有些饮食店,被散乱地租借的杂居酒吧。望着那一楼的没有一点特色的普通的看板,司下定决心消失在建筑物之中。
——————————
这里是みわこ!
感觉好久不见了,最近被亲爱的安利刀男然后就emmmmmm……
这里翻译了司视角。真的很长p站日文一共2w字+如果等不及有日语基础的小伙伴可以去原文看看。
刀男真好玩啊(不是(es也很好玩))

【关于自己还有圈子还有种种】

这里是みわこ,刚刚开始写文的业余翻译,13岁水瓶座,日语初心者12月奋战n3。
曾经有一个网名叫ちいろ,如果能眼熟我很荣幸。
翻译是很久之前就有做基本上刚开始学日语的时候……但是太磕碜了根本不能看……最有野心的想法是学ps全程机翻一个条慢来造(huo)福(hai)人类。
写文也就那样吧,lof不是有很多低龄触吗,想着自己如果也能在十三四岁的时候,也能写自己喜欢的东西修炼文笔就好了于是,在前几天刚开始写同人之前都是写原创,现在看自己写的都非常ooc……
es算是老玩家了吧……从国服樱花祭入坑后来转到日服,国服日服都是四十几萌新但是我对角色还是比较了解的国服出的问答都是每个都会的√也是从去年七月就开始喜欢leo司了,那个时候leo还没来国服。看着leo司tag从70多一直到1000+有种看自家儿子长大的错觉)
喜欢弹丸论破,除了绝女和小说都有看过,一代喜欢雾切和苗木,二代喜欢七海三代喜欢小吉和枫妹。
顺便我是杂食+不雷cp党,无论什么圈什么cp都不雷。
然后以前比较了解日v的p主圈,但是最近一年没有了解很多新p主都不认得了emmmmmm
唱见圈……路人粉吧,女唱见喜欢柊南!!男唱见真的说不清。
顺便我还是个业余画画的,不怎么样()小学生画风。
不想写太长就这样吧

【自翻译】元ワルキューレ-砂上ノ楼閣

【砂上ノ楼閣】
砂上的楼阁
翻译:みわこ 2017.06.24

(みか)時の糸で飾られた 人形の住処(すみか)は,(なずな)砂時計の砂の上 美しきミュージアム,(宗)ショーケースの鍵が,(みか)錆び付いてしまって,(なずな)壊れていた事にさえ,(宗)気付かずにいた

用时间的丝线装饰着的人偶的住处,是沙漏的沙上的绮丽的美术馆。陈列柜的的钥匙早已生锈,连人偶已经破碎的事情都没有注意。

(All)留(とど)めていた時間は,サラサラと崩れていく,一粒に閉じ込めた追憶は,黄昏にゆっくりとけていく

遗留下的时光像沙堡一般,沙拉沙拉地在一瞬间破灭。那一粒沙中关闭着的追忆,在黄昏中渐渐瓦解。

(宗)描いていた完璧が儚く消えるとき,(みか)硝子のなか満ちていた メロディーが溢れた,(なずな)面影はないのに,(宗)懐かしい歌声,(みか)静けさに響き渡る,(なずな)思いのすべて

描绘的完美的梦幻般的未来破灭之时,充满在玻璃中的旋律满溢了出来。连痕迹都没有的令人怀念的歌声,静静地响彻,带着所有的回忆。

(All)落陽に照らされたビードロの瞳の奥,輝きが灯るなら、永遠という夢に告げよう,…さよならを

被夕阳照着的,玻璃珠似的眼睛的深处。如果那里还闪耀着微光的话,就向着那名为永远的梦……说声再见吧

(宗)嗚呼…ただ砕く散るだけでも,(みか)(なずな)刻むのは疵(きず)じゃない,(All)抱えた思いのすべて

啊啊,就算四分五裂也好,留下来的也不是瑕疵,而是所有的记忆。

(All)留めていた時間は,サラサラと崩れていく,一粒に閉じ込めた追憶は,この胸に,幻想の砂の上、美しきミュージアム,糸のない人形の重ねた歌声は,静かに響いてく。

遗留下的时光像沙堡一般,沙拉沙拉地在一瞬间破灭。那一粒沙中关闭着的追忆,仍在我的心里。在幻想的砂上的绮丽的美术馆。没有丝线的人偶的歌声,静静地响彻着。

元ワルキューレ(高橋広樹/大須賀純/米内佑希)
《砂上ノ楼閣》

【leo司】自翻译 あやの-月永レオの熱量 二本目

先说在前面日语其实不是特别好……会有错误,望包容
作品id:7546042 作者:あやの
cp:leo司  he  同居paro
みわこ 2017.05.20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即使是现在,也会不时地梦到关于“那时”的事情。

自己就是世界上唯一的正义,相信这自己一个人也能做到任何事情的那个时候。

五岁的时候,像是呼吸一样的写出了曲子。我的头脑中有着宇宙,那里时常流动着音乐和旋律。流星在五线谱上,一颗一颗的星星变成了一个一个音符。当时虽然不知道怎么写出乐谱,只能用嘴唱出在我的宇宙中流动的旋律。周围的大人从来都是把我当做神童崇奉着。

从小时候开始,音乐就不是我的敌人。

仅仅是,依然是认为这自己是神明,这样想着的井底之蛙长大了,在十七岁出头第一次尝到了败北的味道。自己好像出了什么大错啊,我,并不是什么神明之类的东西。光辉而又威严地回到王座上,向四周看去却没有一个人在,只是一个赤裸的国王。

明明想着不用借助任何人的力量就可以做到所有的事情。实际上是笨拙的失败了,我逃走了。

那是一段不见天日的日子,明明是那么喜欢作曲,却没有一首精妙完美的歌从笔下流出。喜欢那种曲子的人明明没有骗我,我却也没有相信。只是徒然地堵住自己的耳朵,掐向自己的脖子。

虽然已经让时间冲淡了这些往事,但还是会总是在梦中遇见,清楚而历历在目,我想做的梦并非这些沉重的往事,那个时候我在过去生存在梦中重复同一个罪过,,然后认为当时便是穷途末路而擅自消沉,最后在梦魇中醒来。

「……唔?」
发出了不像样的声音的我,从床上飞快地坐了起来。
汗流的很糟糕,明明是在做梦却有运动之后的感觉,呼吸浅而短促。
慢慢的重归平静,窗外依然是一片黑暗,我环视着屋内。
白色的壁纸,红色的窗帘,灰色棋子图案的床单,挂在墙上时针指着午夜三点。
看惯了的卧室的景象,我小小的呼了一口气。
「Leader……?」
在黑夜中,有着叫唤我的声音。叫我『Leader』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毫无疑问,只有一个。
声音的主人和我在一张床上睡着,因为我在旁边突然坐起的原因,他才被惊醒了吧。

「怎么了?」
带着依然在睡觉的模糊的音色,比我小了两岁的恋人坐起了身。
这家伙。是那个时候和此刻的,决定性的差别。
这家伙在我身旁的时候,那时悲伤的事情已经成为了过去。

「スオ~」

我抱紧了在我身旁睡眼朦胧的他。
灌注了全身的力量紧紧的抱住了他,确认了那具身体上有着弹力与温度。
那样的温度与柔软。这家伙,司的存在并不是梦境。

「怎么了?」
司还依然在我的手臂围成的怀抱中,因为刚刚醒来的缘故使不上力气,变得无力。

「嗯。稍微,梦见了令人讨厌的梦。」

「令人讨厌的梦?」

「是的,令人讨厌的梦。但是醒来之后有スオ~在所以没关系」

「是么」
司到底有没有知道我的意思呢,呼啊地,像猫一样的打了个哈欠。

「现在还在半夜,再睡一觉吧。」

「嗯」
当两个人都躺在床上缩进被窝,司在被子中张来了手臂。

「怎么了?」

「回抱。」

是还没有回过神么,司突然就说了这样的话。我像是把刚才痛苦的事情全部忘记一样地笑了。真是稀少的事情,这样想着的我坦率的抱住了他。

司轻轻的抱住了我,开始抚摸着头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睡着的缘故,他的手停了下来。

太过温柔而感到舒服,我把头埋向了司的胸脯,吸了一口气。有一种甜甜的味道使我安心,那是司的味道。

「スオ~在真的太好了」

那是我发自内心想要说的话。纵使我今天站在这里。若是司没有加入『Knights』,若是我在【Judgement】中取胜,那时的司没有挽留我的话,大概我会走向人生的另一条路吧。

他改写了我的人生——那样说似乎有点夸大。但是的确,他改变了我的所有。那是他会做的事情。

司一边慢慢的抚摸我的头 一边像吟诵一般地告诉我。

「我就在这里。」
「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当你迷茫而不知所措的时候,我会在你身边。」

「谢谢」

把头埋进司平薄的胸里抱住他。感受到一股不可思议的风平浪静。

「スオ~,感觉好像妈妈一样啊……好痛」
那句话刚说出口,头就被轻轻的敲了。虽然是在睡觉,但还是有好好把我的话听入耳啊。

「够了,司要睡了,也请你快点睡吧Leader」
仰头伸了个懒腰,说着一些喵喵似的梦话。

「晚安,スオ~,最喜欢你了」

「嗯。我也最喜欢了。晚安……」

噩梦停止了。

从这时到早晨,都睡得死死的。

马上听到了有规律的呼吸声,我闭上了眼睛。

【最吉】自翻译片段 イツキ-へんな人たち


很短,只是觉得很戳心所以翻译了
文章p站链接会发评论。
みわこ 2017.5.16
——————————————————
へんな人たち
奇怪的人们
イツキ
別に好きじゃなかった。恋なんてしていなかったし、散散引っ掻き回していった彼は厄介者だと思っていた。でも別に、嫌いでもなくて。あまりにも理解しがたい君の言動に振り回されて、退屈しない時間ばかりだった。キミの死を、僕は悲しむことがなかったけれど、いなくなった良かった訳ではなんだ。だって今こうしてキミと話せるのは嬉しい。好きじゃなかった、恋じゃなかった。でも王馬くん、死んでほしかった訳じゃなんだよ。
我也并没有喜欢的感情,更谈不上恋爱。总是做出搅局举动的你,我只是觉得“他还真是个麻烦人”。但是,并没有讨厌的感情。被你令人费解的言论而牵着鼻子走,没有一点无聊的时间消磨。 对于你的死,我没有太过伤心,也没有去想你死了真是太好了,因为今天依然能跟你说话我很开心。并不是喜欢,也并不是恋爱。但是王马君,我并不希望你死。

【自翻译】Orangestar-花と記憶

【花と記憶】
花与记忆
過ぎ去った夏の淡い汐瀨に消えるその性乱す声は微笑んだ君の顔に重なる,赤い花束「もう夏だよ」

带走夏天的汐濑中,消失的那般令人烦躁的声音与你的脸重合,那红色的花束诉说着“已经是夏天了”

目の前の現実が夢と重なる,あの夏の背に見た空が  ,また今日も君は何も語らないまま咲き誇れ今されど,君だってホントは言いたくて言えない,この夏の世界で君はも,思い出しちゃいけない,はずなんてきっとない,このまま夢に身預けて,

呈现在眼前的现实与梦境中的夏空重叠,你今天仍是一言不发,因此变为了沉静着绽开的花。
对你来说肯定是想说的说不出来吧,这个夏天对你来说也是,“不想起来就无法前进什么的,肯定是不存在的”这样把现实推脱给梦。

一等二星怪夜回世,一と二正解よ解世
一等二星怪夜回世,一与二正解哟解世

日々が夏叫ぶほどに焦る思いは,夏の歌が急ぐほど満たせぬのを,聞かせぬままで生きてくんでしょ

在日月对夏天的呼喊中变得焦虑的思念,虽然夏天的歌越急越无法传达,但捂住双耳的我们依然活了下来。

夏の空夢  見上げては暮れ,ひどく悲しそうな君は汗かきね,時の名かすれ焦がれては消え,日々が夏叫ぶ夜に戻れたらいいな,なんて思わせる

夏天的天空之梦,仰望却是一片黄昏,看上去十分悲伤的你似一个好出汗的人一样一般涔涔冒汗。以掠过的时间之名渴望着消失。“如果能回到那日月对夏天呼喊的夜晚就好了”这样想着

夏が過ぎて果ても知らぬ空が,夢に見せただけの時間の中,思うはあなた一人だけなのにさ,赦せ彼方先も知らぬのなら,胸に秘めた言の葉が曇れば,明日は雨が街を濡らせるのか,夏を全て洗い流せられば,時は過ぎた当ても知らぬ空は

夏天过去了,从没有尽头的天空中梦到的只是时空。我此刻想念的只是你一个人,你是否能容赦我先前的愚笨与无知。在心中隐藏的秘密与言语变得朦胧。
明天会下雨吗,会散漫浸过街道吗,会将夏天冲洗地不留痕迹吗?连时间在流逝都不知情的天空啊。

一等二星怪夜回世,三逃急旋回よ戒世
一等二星怪夜回世,三逃急旋回哟戒世

離れて行くんだろ,星の輝きも虫の祭夜も,また消えて繰り語らせないよ,だってそうだろ?時の瞬きと夢の差異はも,消えてまた繰り語らせないよ

已经离我们远去了吧?无论是闪耀的繁星也好,昆虫鸣叫与闪烁着的夜晚也好,又一次的消失轮回,请不要与我说话啊,因为就是那样吧?眨眼消失的时间和梦境的差别也已经消失化为轮回,不要与我说话啊

なんて颦めるほど饐るほど,花に事像を能う赛はこの中に,確かめるほど枯れるほど,晴れる微笑を与う災な物語りを,すんだろ?

什么啊,差不多一直在频频皱眉,差不多一直在腐烂发臭。花的故事包含在这之中,差不多确实是这样,差不多枯萎了,明媚的微笑和毁灭的曾经都过去了吧?

星の輝きも虫の祭夜も,また消えて繰り語らせないよ,だってそうだろ?時の瞬きと夢の差異はも,消えてまた繰り語らせないよ

无论是闪耀的繁星也好,昆虫鸣叫与闪烁着的夜晚也好,又一次的消失轮回,请不要与我说话啊,因为就是那样吧?眨眼消失的时间和梦境的差别也已经消失化为轮回,不要与我说话啊

なんて颦めるほど饐るほど,花に事像を能う赛はこの中に,確かめるほど枯れるほど,晴れる微笑を与う災な物語りに,颦めるほど饐るほど,花に事像を能う赛はこの中に,確かめるほど枯れるほど,晴れる微笑を与う災な物語りは

什么啊,差不多一直在频频皱眉,差不多一直在腐烂发臭。花的故事包含在这之中,差不多确实是这样,差不多枯萎了,明媚的微笑和毁灭的曾经都过去了吧? 差不多一直在频频皱眉,差不多一直在腐烂发臭。花的故事包含在这之中,差不多确实是这样,差不多枯萎了,明媚的微笑和毁灭的曾经都过去了吧?

いつも不確定一切情操,夏の世界で息をしたって溺れていく,夏の空夢  見上げては暮れ,ひどく悲しそうな君は汗かきね,時の名かすれ焦がれては消え,日々が夏叫ぶ夜に戻れたらいいな,なんて思わせる。

一直不确定一切情操。夏天的世界呼吸都会沉溺。 夏天的天空之梦,仰望却是一片黄昏,看上去十分悲伤的你似一个好出汗的人一样一般涔涔冒汗。以掠过的时间之名渴望着消失。“如果能回到那日月对夏天呼喊的夜晚就好了”这样想着

Orangestar 《花と記憶》
 Orangestar《花与记忆》

翻译:みわこ 2017.5.19